欢迎进入UG环球官网(环球UG)!

usdt无需实名买入卖出(www.caibao.it):“二选一”再添新案:美团败诉饿了么,赔偿100万

admin1个月前51

USDT第三方支付API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二选一”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再添新案。

  日前,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饿了么诉美团不正当竞争案作出讯断。法院认定,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美团谋划主体)金华分公司对商户举行针对性、歧视性的差别待遇,并强迫商户“二选一”或者“三选一”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损害了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饿了么谋划主体)的正当权益,赔偿饿了么100 万元。

  饿了么和美团同为互联网外卖业巨头,双方之间关于不正当竞争的互诉由来已久,也多次因此被罚。除了外卖平台,电商领域“二选一”近年来也同样引发备受关注。随着“二选一”等不正当竞争行为的加剧,对于“二选一”征象涉嫌反垄断的羁系也逐渐收紧、完善。

  美团强迫商家“独家谋划”

  该案源于2016年金华市市场监视管理局对美团金华分公司的执法观察。

  据悉,该局对美团金华分公司监视检查时发现其在谋划中和商户签署协议和《互助承诺书》,若是商户在美团独家谋划,将享有2%的优惠服务费价钱(详细依商家谋划范围差别而各有差别)。若商家违反约定,反面其独家谋划,服务费收费尺度将增添至6%(详细依商家谋划范围差别而各有差别)。

  此外,美团金华公司外卖部门还存在胁迫他人放弃与竞争对手买卖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美团推销员知道商户在多个平台谋划后,强行关闭其线上商铺,迫使商户在其他外卖平台上删除相关信息等。

  金华市市场监视管理局以为,上述行为属于不正当竞争,2017年11月对美团金华分公司作出行政处罚决议,责令其矫正并罚款8万。

  由此,饿了么称,美团此举剥夺了商户的选择权,清扫了包罗原告在内的竞争者的竞争机遇,损害了饿了么的权益,组成不正当竞争,诉请法院讯断美团赔偿100万元。

  美团对此则回应,排他性买卖在市场中十分常见,且《反不正当竞争法》中尚未将该行为划定为不正当竞争,因此该行为正当有用。

  美团被判不正当竞争

  该案焦点在于美团金华公司的上述行为是否组成不正当竞争,是否适用于《反不正当竞争法》。金华市中级法院对于该行为的不正当性和损害效果展开了叙述。

  法院以为,美团金华公司的行为属于排他性买卖(又称独家买卖),即互联网企业借助其平台的规模优势,以“独家互助”协议捆绑商家只能在自己的平台上销售与流动。

  依据我国现行《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的一样平常划定:“谋划者在生产谋划流动中,应当遵照自愿、同等、公正、诚信的原则,遵守执法和商业道德。本法所称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是指谋划者在生产谋划流动中,违反本法划定,扰乱市场竞争秩序,损害其他谋划者或者消费者的正当权益的行为”加以判断。美团金华公司对商户举行针对性、歧视性的差别待遇,并基于自身优势职位,强迫商户“二选一”或者“三选一”。目的是为了倾轧竞争,其行为念头和手段都不相符诚信、公正的原则,不具备正当性。

  另外法院提及,若该行为虽然损害了其他竞争者的利益,若能够促举行业效率增进消费者的福祉,也属于正当竞争。因此,不仅应思量正当性问题,还应当权衡被诉行为对竞争者、商户、消费者的损害水平。

  但美团金华公司的行为使得饿了么等平台获得商户的难度增添,长此以往削弱了平台的竞争能力;强迫行为损害了商户的自由、自主、自力选择权,销售渠道受限,商业利益受损;排他性买卖带来的锁定效应限制竞争并会加高市场准入的门槛;最终会限制消费者的选择权,对消费者的权益造成损害。

,

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综上,法院以为,美团金华公司不具有正当性还损害了包罗饿了么在内的竞争者利益和商户的利益还破坏了互联网同等开放的竞争秩序,进而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已经组成不正当竞争,讯断美团赔偿饿了么100万。

  互联网“二选一”频发

  饿了么和美团同为互联网外卖业巨头,双方之间的竞争由来已久。21世纪经济报道此前曾多次报道二者的不正当竞争纠纷。

  2018年4月,无锡市工商局约谈滴滴、美团、饿了么三家外卖运营商,迫令外卖平台住手商户“二选一”等不正当竞争和垄断行为。同年5月,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区市场羁系局针对美团外卖存在对于部门同时在美团和饿了么外卖平台谋划的商家,以调高费率、置休、设置不合理条件等手段,强迫商家下架饿了么外卖平台店肆的行为,认定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依法对美团罚款7万元。

  2019年1月,海口市工商局对美团外卖海口分公司涉嫌不正当竞争行为立案观察。同年3月,因涉嫌误导、诱骗,强迫用户修改、关闭、卸载其他谋划者正当提供的网络产品或服务,四川省巴中市通江县市场监视管理局对美团外卖强迫商家“二选一”当事人举行处罚,罚金高达25万元罚款,而且“责令住手违法行为”。

  2019年5月,安徽省市场监视管理局公布的案例显示,天长市饿了么外卖服务站行使手艺等手段,实行限制买卖不正当竞争,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有关划定。9月10日,天长市市场羁系局依法责令其住手违法行为,并对其罚款10万元。

  2020年8月,中国裁判文书网曾披露关于饿了么起诉美团商业行贿及不正当竞争纠纷的一审民事裁定书,饿了么要求美团立刻住手侵权并赔偿100万元。

  除了外卖平台,互联网平台“二选一”近年来已经演变成一个具有持续性、普遍性的社会问题。平台或给予优惠或接纳责罚手段,要么明确和商户签署不合理协议、要么通过隐藏手艺手段实现不正当竞争行为。

  2015年,京东起诉阿里巴巴,称其要求众多品牌不得在京东加入618、双11等促销流动、不得在京东商城开设店肆举行谋划属于不正当竞争。

  2020年9月3日,爱库存公布“关于抵制唯品会不正当竞争行为的声明”,称唯品会强迫商家“二选一”的行为涉嫌违反相关执法法规,违反了市场经济公正竞争的基本原则。

  “二选一”反垄断羁系收紧

  随着“二选一”等不正当竞争行为的加剧,引起了国家羁系部门的重视。同时,对于“二选一”征象涉嫌反垄断的羁系也逐渐收紧、完善。

  2020年11月10日,在电商“双十一”大促前夕,国家市场羁系总局公布《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首次明确拟将“二选一”界说为滥用市场支配职位、组成限制买卖行为。

  同年12月24日,阿里巴巴由于涉嫌实行“二选一”等垄断行为,被国家市场羁系总局立案观察。

  2021年2月7日,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正式印发并实行《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以预防和阻止平台经济领域垄断行为,明确“二选一”可能组成滥用市场支配职位限制买卖行为。

  上述指南从责罚性措施和激励性措施两个角度,进一步细化了判断“二选一”等行为是否组成限制买卖的尺度:平台谋划者通过屏障店肆、搜索降权、流量限制、手艺障碍、扣取保证金等责罚性措施实行的限制,因对市场竞争和消费者利益发生直接损害,一样平常可以认定组成限制买卖行为;平台谋划者通过补助、折扣、优惠、流量资源支持等激励性方式实行的限制,若是有证据证实对市场竞争发生显著的清扫、限制影响,也可能被认定组成限制买卖行为。

  (作者:张雅婷,实习生范洁 编辑:曹金良)

(责任编辑:赵艳萍 HF094)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随机文章
热门文章
热评文章
热门标签